Letter from Hongkong 2018年的冬天,在南方的深圳,香港,温暖的海风,冬天不冷,远方的雾,我看不清远方的高山,公车开上太平山顶的时候,我想靠在你身边。 你说起在德国住的酒店旁边有墓地的事。“外国人不太在意这些” 我也不在意这些,我那时候只在意你。总想着,那公车东歪西撞,虽然也担心,黑夜里我的心很像石头。
Beach Boy. You been so good to me. Oh, baby, you my consolation. 画一张地图,为了迷路。 你还在我心里的时候,我以为我走的路都是套路。 南风又吹过身边的时候,我还在这条河流里。 看到北极冰盖融化的新闻,海枯石烂不太慢。
Letter from Beijing 2017年夏天的尾声,我在北京团结湖,我在晚夏的夜晚,走在干燥的马路上,我以为这就是世界的温度,我也曾火热过。
ICP备案号:鄂ICP备15002103号-1 Tome Loulin All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