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鲸

娄林小站《人们》专栏作者

博客地址:http://loulin.info/people/blog/mangjing
早早地醒了,探出身子,伸手拉开淡绿色的帘子。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,昨天就已经停了,窗外天空一片蔚蓝,蓝的动人。

我重新躺好,翻过身子,直接对视着林大山的脸。他均匀而又规律的呼吸,安静的面容,我想林大山一定做了美好的梦。想到这个,我不禁地笑出声来。
”魏健,大清早的,发什么神经。“林大山嘟哝着,睁开眼,打着哈欠。
我吓了一跳,立刻翻过身去,背对着他。
林大山笑了,”哎哟,魏健,你害羞了啊!”
“你瞎说什么。”我毫无底气地反驳到。“你明明醒了,还装作在睡觉。你存心的吧!“我嗔怪到。
林大山一本正经地说:”我不这样,怎么能发觉原来你窥视我男色这么久了,在宿舍也是不是经常偷看我睡觉。“
”你别不要脸好吧,谁偷看你睡觉了,我恰好翻过身,谁知道你正对着我背后睡觉。“我胡乱地解释着。
”行,行,行,是我自恋。反正再怎么样也掩盖不了你偷看我的事实“”几点了?你醒那么早的,大冬天里,睡懒觉才是正事。”
我看了看放在床柜上的手表,“现在快七点了。”
林大山长叹一声:“才七点,继续睡觉。不到九点不许吵醒我。“
”可是,我睡不着,实在是睡不着了。我出去给你买早餐吧。“我说完后,没等他回答,就掀开了被子,坐了起来,准备穿衣服。结果,林大山迅速伸出一只手臂,把我重新拉回被子,手紧紧的搭在我身上。我的脸一下子就热了起来。
”你干什么。手拿开。“我赶紧说到。
林大山又开始耍无赖。”我不拿开,看你能怎么样,继续睡觉。“
我挣脱不过他,就安静了下来。结果,我竟然又睡着了。
”魏健,魏健。起床了。“林大山轻声喊道。
我睁开眼睛,迷迷糊糊的,”我怎么睡着了,现在几点了。“
”都快十一点了,你还真能睡,亏得你醒那么早。“林大山伸出手摸摸我的头,继续说:”好了,快起来,我们去吃饭,还要带你去个地方呢。“
”嗯嗯,起床,起床。“我赶紧掀开被子,穿衣服。
不到半个小时,我就已经打理完毕了。
和林大山一起收拾好东西,退房,出了宾馆,在附近小吃店直接吃了午饭。
吃面的时候,我问林大山去哪里,他说去了就知道了,我只有服从的份。
吃完午餐,坐上公交车,下车后才知道到了长途客运汽车站。
我站住了脚,把林大山拉住。“林大山,你到底要去哪里,怎么还要坐长途汽车。明天下午就要开始上课了。”
林大山走到我身边看着我,“我跟你保证,明天上课之前绝对能够赶回来上课。走吧,给你一个惊喜。“
”我不走,你不说我就不走。“我倔强地站在原地不动。
林大山无可奈何,“你怎么这么犟了,去了就知道了,我又不会害你。”
我还是不动。
“行行行,我怕了你了,去我外婆家,我外公死后,她一直一个人住在乡下,不肯进城来和我们一起住。我想去看看她,带你一起去,我和外婆常常说起你。她让我带你一起去玩。”林大山认真地解释给我听。
我脸上的表情从严肃立刻变成了笑脸。“不早说,早说不就没事了。我们走吧。”我大步向前走去,走着走着发现不对头,林大山没跟着我,那我也不知道坐什么车啊。我赶紧跑回到林大山身边。
林大山小人得志的样子。“你走啊,你继续走啊,没有我,看你能走到哪里去。”
“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我连忙给他赔笑脸。
“这次原谅你,下次记得听话。”林大山还一脸的臭相。“走。”
我就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,然后把包甩给他,“太重了,你背。”
“你又不是我老婆,我为什么要帮你背。”林大山一脸的鄙视。
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说不出话,只知道伸手去拿他手上的包。
他也没说话了,但把我手推开,只顾着朝汽车站售票厅走去,我只好收回手,安静地跟着他。
售票大厅人声鼎沸,排了一会儿队到我们了。
”你好,给我两张到九合的车票。“林大山礼貌说到。
玻璃窗里面传出来售票员毫无生气的声音“一共96元。”
林大山从钱夹里抽出一百元递了进去,然后里面递出来四元钱和两张车票。
在指定的候车点等了不到两分钟时间,开往九合的长途汽车就进站了,我和他上车,在中间选了位置坐了下来,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他坐在我身边。不大一会儿,车上就坐满了,车很快就启动了。
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城市,宽阔的大马路两边是无边无际的被厚厚积雪覆盖着的田野。车窗外的,蔚蓝的天空和温暖的阳光,这真是一段美妙的旅程。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,无法掩饰住这份幸福,一个人咯咯的笑出声来。
“你又在傻笑什么?魏健。”林大山一脸无语的看着我。
“你管我,我喜欢。”我才不管他呢。“对了,是不是忘记了做一件事?”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“什么事?”他问我。
我侧过头看着他,车窗外的阳光照耀在他脸上,真好看。“你忘记给你外婆买礼物了吧?”
“哦,这个啊,不用买,我外婆不需要。”林大山说完后,就开始拿出手机和耳机准备听音乐了。
“可是,你这样太不孝顺了吧,去看自己的外婆都不买礼物的。”我提高了音量。
谁知道他根本都不理我了,戴上耳机,向后躺在了座椅上,闭上眼睛,一脸的享受。他这样忽视我的存在,我真想一棒子锤死他。
“安静,让我躺一会儿。”
”可是… …“还没等我说完就被他打断了。
林大山睁开眼睛看着我,”你要是再吵,我就把你丢下去,还不给你钱,你自己走回学校。“说完后又恢复成刚才享受的姿势了。
于是乎,我也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。看着车窗外快速飞过的风景,我觉得时间就是一辆在路上行驶的巴士,遇见的人经历的事就是车窗外的风景,不管它们是美好还是不美好,最终也只能成为车子走过后留在乘客脑海的回忆,真正能够拥有的往往并不存在。人生的意义到底什么?爱情到底是什么?你和我又为什么要有一段纠缠?
在车上坐了两个多小时,我有点坐不住了,因为晕车的厉害。幸好地是,在我的胃即将要爆发时候,终于到达目的地了。
下车后,我跟林大山说休息一会儿在走,头晕的厉害。
林大山一脸的幸灾乐祸,在候车点的椅子上坐着。我实在是没有力气跟他理论他对我的幸灾乐祸,只能在一旁静静地坐着,恢复元气。
林大山开口说道:”你只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,现在已经三点二十了,三点半有最后一班车去山里面,我们还得坐两个小时的车。“
听完这话,我彻底崩溃了,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。我哀求道“能不能不坐车了,我怕我吐死在路上。”
“你要想走进去,我也不介意,不过,估计得走到深夜吧,山里面可是有狼的。”林大山明显的威胁我。
“狼,你别骗人了,现在哪里还会有狼。”我不屑地说。
林大山无所谓的神情,”不信你试试。“
我还是有些怕的,不说从来没有在山里走过夜路,就是连山都没有看到过几回了。”我们还是坐车吧,在天黑之前到最好了,我就再忍忍。“
”这才对嘛。“林大山笑着起身,走到我身边,递给我一瓶水。
我伸手接过来的时候,车也来了。
我再次坐上了汽车。可能是今天早上醒的早,又昏睡了一会儿,头脑晕乎乎的,所以坐车才会更加的晕。晕车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。我在心里默默祈祷,神呐,让我快点到吧。
但是希望和现实往往反差很大,山路走起来,车子摇摇晃晃的,人更加的晕了。我只好闭上眼睛逼着自己睡觉,这样晕车的感觉才会减轻很多。就这样,两个小时里,我一路上,迷迷糊糊的。
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天已经有些黑了。山里的夜晚,天空中能够看到星星,漫天的星星,很漂亮。可是,我没有心情欣赏它们了,下车后,头晕的更厉害了,走路都走不稳。
我本来是打算开口请求林大山休息一会儿的。可我还没开口,林大山就问我:”是不是很不舒服。“
”嗯。“我点了点头。
”对不起,魏健。“林大山的语气温柔了起来。然后他把书包背在胸前,走到我面前,背对着我,蹲下来。”魏健,上来,我背你。“
”这个,不好吧。“我没有动。
”快点,外婆肯定还等着我们吃饭呢。“
”没事的,我还可以的,我们走吧。”我努力作出已经很好的样子。
林大山二话没说直接把我背了起来。
“你放我下来。”我急切地说到,并挣脱着。
林大山生气地说:“不要动,重死了,你想压死我啊。没多远了,很快就到了。”
我没有说话,也没有挣扎了。就这样安静的在他厚实的背上,像一只温顺的羊羔。
无人的乡间小路,只有安详的群山,美丽的夜空,还有,你和我以及我内心的小秘密。

ADVERTISEMENT·赞助商广告
分享到:

You may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