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鲸

娄林小站《人们》专栏作者

博客地址:http://loulin.info/people/blog/mangjing
从下车的地方到林大山外婆家其实还是有点距离的,林大山背着我走了二十几分钟。他外婆的房子在村头的位置,所以,我们走进村子看见的第一间房子就是她的房子。当我们到达的时候,她已经在院子门外等着呢。

林大山看见外婆,赶紧把我放下来,快速地跑到她身边,嗔怪道:“外婆,你怎么在外面等,你身体又不好,冬天晚上这么冷的天气,着凉了的话多不好,赶紧进屋子里去。”
她外婆和蔼的笑着,拉着他的手,眼睛望向我这边,对我微笑,然后收回视线,看着林大山,用眼神示意林大山是不是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应该介绍给外婆。
林大山恍然大悟似的,回过头,对我招手。“魏健,傻站着干什么,快过来跟外婆打招呼。”
听了林大山的话后,我赶快地跑到他们身边,笑着对外婆说:“您好,外婆,我是林大山的同学和室友,今天来没有打扰您吧。”
外婆一直都是笑呵呵的,是一个和蔼的老人,给人的感觉很亲和。“魏健,这就对了,大山经常提起你,不错,是个好孩子。走,我们进屋去。”外婆拉着我们两个人的手朝院子里走去。
林大山把院子的门顺手关上,插上门闩。
院子里面,正对着院门有一排很长的房子。然后就是两边的房子,一边的房子喂着兔子,一边应该是放杂物的地方。我们走进里屋,扑鼻而来的香味,我看见桌子上放着满满的食物。
外婆要我们先去简单洗一下,吃完饭再好好泡一个澡。林大山完全听他外婆的话,我也就跟着他行动了 。用热水洗完脸后,精神好多了,人也清爽了很多。
吃饭的时候,外婆不停地给我们两个人夹菜,可惜坐车太久,头一直都晕乎乎的,导致胃口并不好,只是吃了一点就吃不下去了。但是,我也不想让外婆不高兴,一直都在很努力的吃饭。林大山看出来了,就对我说,吃不下去就不吃了,外婆又不是外人。听到林大山如此直接的话,我的虚汗直冒啊。忐忑的、抱歉的看着外婆。外婆仍旧笑着说:“魏健,吃不下去就不吃了,大山跟我说你坐车晕车的厉害,胃现在肯定不舒服的。喝点汤就好一些了。“
遇到如此善解人意的外婆,我还能说什么呢,只有一直傻笑着回答:”外婆,你真好,你真是太好了。“
”哪是,孙子那么好,他外婆还能差?“林大山一脸的臭美样。
然后我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晚上的这顿饭吃的很开心,唯一的遗憾是面对那么多美食,我却只有胃口享受一点点,实在是可惜啊。吃过饭后,我和林大山帮外婆收拾好碗筷。然后去泡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。外婆家里是那种浴桶,就像古装电视剧里面美女洗澡的浴桶,一看就是高大上的东西,哈哈。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这个东西,并且还有幸亲身体验了一番。泡的真是无比的舒服,泡的都不想出来了。最后还是林大山把我赶出来的,我意犹未尽的出来,充满了怨恨、无奈何鄙视。结果是林大山霸占了浴桶更长的时间。
他泡澡的时候,我就在外婆房间陪她看电视,然后外婆把他小时候的照片拿给我看。原来林大山六岁以前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在这个村子里度过的。照片里的林大山又黑又小,哪能想象到长大后能长成这么帅的一个人,这才是真正的屌丝逆袭嘛。想到自己小时候的照片里面,白白嫩嫩的,现在长成矮冬瓜,嫉妒的火焰在胸口熊熊燃烧啊。
和外婆聊着聊着就快到了九点,林大山还在泡澡。可能是年纪大了的原因,外婆显得有些疲惫了。我对外婆说,外婆,你早点休息吧。外婆笑了笑,说,正好我也累了,你也快去休息吧,坐了一天的车,肯定累了。我说,晚安了,外婆。记得做个好梦。随后从房间出来,走进林大山每次回来都会住的房间。
林大山的房间除了一张床,一个书柜,一张桌子,还有一个小型衣柜,就没什么东西了。整洁而有秩序的摆放到合适的位置,整个房间看起来非常舒服。淡蓝色的墙壁像飞鸟的天空,我真的想不出来在乡村的房子里面,竟然会有这样的装修风格。
我快速地脱掉衣服,钻进被窝。纯白色的床单和被子散发着淡淡的植物清香。这种气味恰到好处,似乎有安神的效果。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,林大山还没有来睡觉,我困得实在不行了,就关掉灯,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睡梦中,我梦见自己在一片绿色的森林中,温暖的阳光从头顶密密麻麻的枝叶的缝隙中透射进来,一阵又一阵的清风在林间吹过,带来山坡上野花的清香。我瘫软在柔软的草地上,森林里的一只迷了路的麋鹿依偎在我身边。
我不知道林大山是什么时候进房间睡觉的,我只知道当我醒的时候,林大山已经在我身边了。他离我很近,身上散发着温热。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手机,屏幕上显示时间是零点九分。关掉手机闭上眼睛继续睡觉,却似乎又没有了睡意。再次睁开眼,窗外皎洁的月光打在窗台上,像美丽的仙境。
”魏健,你没睡着。“林大山面向天花板躺着,没有看我,开口说话了。
我诧异了一下,原来他也没睡着。我侧过头看了看林大山,随后仰面躺着,盯着天花板看。”嗯,不知道怎么醒了。就睡不着了“
我们保持了几分钟的沉默,就像实现商量好的似的。我以为林大山睡着了,于是我也闭上眼,强迫自己睡觉。
林大山又开口说话了。”你头还晕不晕?“
”好多了,不怎么晕了。“
”外婆人很好,是不是?“
”对,外婆人真的很好。“我回答。
”我常常在电话里跟外婆提到你。“林大山接着说。
我好奇地问道:”你都说了我什么啊?“
”很多,从我认识你到后来我们成为朋友。“
我不知道怎么继续接话了。
林大山停顿了一下,问我:”魏健,我们是什么关系?“
我犹豫了一会儿:”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?“
”然后呢?只是朋友那么简单吗?“林大山的语气里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,我第一次听见林大山用这样的语气说话。
”嗯嗯,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啊。“其实,我想说的是,我很喜欢他,但是我没有勇气。
林大山不说话了,沉默了片刻,对我说:”睡觉吧,魏健,晚安!“然后他将身子转过去,背对着我。
”晚安。林大山。“我也转过身,背对着他。
可是,最后,我还是我忍不住叫了一声:“林大山。”
“嗯,怎么了?”
“哦,没事,晚安。”我终究是没说出那句话。
我将被子往身上拉了拉,闭上眼睛。突然地,林大山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我,抱的很紧很紧。
我保持着被他抱住的姿势,我轻声喊道:“林大山。”
林大山说:“魏健,不要说话,让我抱你一会儿。就一小会儿。”他就像一只走失了小孩,找到了依靠。
我不再说话,保持沉默。过了几分钟,我说:“林大山,其实… …”
“嗯?“他的声音依旧很轻。
”其实,我,,我,,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,从什么时候,发现自己,好像,好像爱上了你。“
林大山笑了,虽然声音很小。但是,我听到了。此时的房间如此安静,我甚至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频率。
他将我的身子转过来,面向他,他捧起我的脸。温柔地对我说:”魏健,第一次见到你照片的时候,我就对你有好感,后来我们认识后,经过这大半个学期,我更加确定自己的情感了。我想我一定是爱上了你,魏健,你也喜欢我,我觉得好幸福“”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我会一直对你好的。“
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,如果我是女生,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,我愿意。可是,我不是,我和林大山都是男生,我完全无法想象到两个男生在一起会面对怎样的压力。
”魏健。你愿意相信我吗?“林大山继续温柔问我。
内心最后的一道防线此时完全崩塌,我点了点头,轻声回答:”我愿意,我爱你,林大山。“我伸出双臂,紧紧抱住了林大山,我贴在他的胸间,他身上有好闻的气味。如果可能的话,我多希望此刻能够成为永恒,而不管明天路途多么遥远和艰难。
林大山的双唇温柔开始吻向我,温热的双唇,齿间有着令人沉迷的味道。我从没有和人接过吻,我不知道如何迎合他,只是被动的接受。此刻,我知道,我已完全沦陷。
那一夜,我将自己完全交付给林大山,我无法想象男生之间的躯体结合会产生如此美妙的感觉。自此以后,我和他之间有了属于我们之间的联接,这个联接将会伴随着我一生。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夜晚,没有之一。我相信。
当一切结束后,我依偎在他怀里,窗外传来雪花落下的簌簌的声音。如此寒冷的冬天,能在如此温暖的怀里度过漫长的夜晚,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!
“林大山,我爱你,真的好爱你。”我自言自语。
林大山无言,只是将我抱的更紧了一些。
即使最后,我们无法在一起走过风雨飘摇的人生,我也不后悔。就像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影片里的一句台词,好像是说,人生的意义或许在于付出而不再于收获。我只愿付出我对你全部的爱,而不去执着于一定要牢牢抓住你。
晚安,林大山。

ADVERTISEMENT·赞助商广告
分享到:

You may also like